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法治杂谈(十一)

谁来切蛋糕和怎么切?

蔡晓鹏

关于国运大势前途的种种思考,把繁杂、琐碎的争议归源化,首要的问题是:谁来切蛋糕和怎么切?我的观点是:

绝不能让独夫民贼或假洋鬼子操刀作主

 

中华民族五千年集聚生息,二千年前废封建、中央集权、大一统。内依农耕文明,外赖疆土纵深,有大洋、高山、沙漠、草原四面大屏障。西踞黄土高原,东挟长江、黄河,则外可败西戎、退北狄、抚南蛮、平东夷;内可同元蒙、化满清,成就千年帝国不裂之身。

面对统一庞大的中国,即使是面对1840年前后已腐朽衰落的清王朝,船坚炮利的欧美列强也不敢深入腹地贸然实施“异族统治”,最多要个“门户开放”、“割地赔款”、“关税管控”、“租界自治”、沿海沿江驻军、劫掠京华。日本侵华,也是乘着中国内战纷争、军阀割据,统一未定之机从局部到全面展开的。结果是,中国的战略大纵深,使其百万大军之首西南被阻于川外,西北被阻于太行山东;其尾被滞于东北,其身被陷于敌后游击战的分割。在内陆日军占领区,除城镇和交通线外,广大农村仍在中国军民控制之下,从而成就了中共的掘起。国民党著名抗战将领陈诚说得不错,日本人不是被中国军队打败的,但是被中国军民“耗败”的。“耗败”,是一种大战略。拿破仑就是被俄罗斯“耗败”的,希特勒也是在莫斯科城下被耗尽元神,最终走向失败的。但“耗败”战略的国民损失太大,而且必须以民族大团结为保障。二战中,中苏死于战争人口高达5000万。“耗败”之战,今已不可取。

自1840年以来,中华民族就面临着被“裂土分疆”的危机。前有朝鲜、越南、蒙古、琉球被分立已成定局;现有藏独、疆独、港独、台独势不能平,蒙独、满独死灰复燃;内有反权贵、争民主、扶弱势、清廉党风吏治的民主改革之潮,外有美国六大军事战略区全球控制和太平洋第一、第二岛链封围中国、南海群狼争端不休的逼人之势。

我以为,谁能承担起中华民族“内不分裂、外不屈降”历史重任,谁就将是中华民族的正确选择。六十五年前,中华民族选择了毛泽东一代共产党人,内平藏安疆,复蒙稳台,外抗美援朝、援越,横扫红头阿三于藏南;北抗强俄,海战西沙,“两弹一星”威震敌方;1978年,中华民族选择了邓小平一代共产党人,南征蛮越,联美合苏,和平两岸,“一国两制”,港澳回归……毛邓两代共产党人保障了大中华65年“内不分裂,外不屈降”的民族安全,居功至伟。

但随着以毛泽东、邓小平为典型代表的、中国现代最富兵家大智慧、大谋略、大勇气的一代天骄们相继谢世,目睹当代共产党人的世俗化、去理想化和小集团贪图钱财化,甚至黑帮化的泛化,我的担忧是:十年-二十年以后,倘国有大难,谁能担当?

这种担忧,是源于对我党第三代、第四代领军集团在执政期内外对策有诸多失当的观察。第五代与我辈同代,或可胜强于第四代;十年、二十年后,第六代呢?第七代、第八代呢?在和平转型时期出生、在权力市场化和授权利益化已成官场规则条件下能混出头的各级领导群体,还有没有“谋万世”、“不谋一时之利”的战略胸襟;还有没有“谋天下”不谋一己之利”的大胆略;在面对强敌外患时,能不能选择最适当时机亮剑出击?还有没有哪怕同归于尽的英雄气概?归根结底,还有没有老一代共产党人为人民利益敢于忘我牺牲的信仰?

中国人的事,最终中国人自己解决。一旦中共党内独夫民贼、假洋鬼子们上位当家,总琢磨是掠天下为一己,绝不可能广大人民当家得益。早年,咱吃过独夫民贼、假洋鬼子的亏;现往后,也要千万警醒,挂着共产党人羊头、实为独夫民贼、假洋鬼子给大忽悠了。

和平年代,若不能建立起选德者上位的机制;当今执政党领袖若继续前两任任由大批无德者成群结帮上位而束手无策之辙,则乱国亡国势必不远矣!

大国领袖的素质,决定国运大势。这是中国的历史反复证明的“铁律”。

选择公平

 

国民财富(广义的)分配方式,反作用于国民财富的生成方式,决定着财富创造者的行为方式,体现着社会公平正义的实现度

第一种方式:按政治权力大小分配为主。这是前资本主义的分配方式,苏式社会主义分配方式继承了这一传统。所不同的是,前者的分配是在相对分散条件下实现,后者的分配是在“绝对大一统”条件下实现。最大的受益者,是政治上最有权势的集团。苏东变革转轨的本质,就是要改变这种分配方式。讫今为前苏东大唱挽歌的一帮余蘖们,对此竟毫无认知,真悲哀!

第二种方式:按财富多少分配为主。这是早期资本主义的绝对分配方式。二战以来,现代资本主义国家通过重税、反垄断和提高社会福利份额、鼓励慈善捐献等再分配机制,使绝大部分私人财富最终又回归为“社会共有资源”。

第三种方式:按劳(包括科技、管理)分配为主。离开了自然资源和其它生产资源,单纯劳动力资本很难形成财富源。况且,由于占有自然资源、其它资源的差别,光勤劳苦干,也解决不了事实上的财富机会不平等。北方的农民土地多,但复种指数低;南方的农民土地少,但复种指数高。城郊农民离市场近,运输交易成本低,可以种效益高的果蔬;偏远地区的农民只能种粮食干果、茶叶。这些差别客观存在,即使按劳动产品的市场实现取酬,也以事实上不平等为前提。西北、西南的农民穷,不是不勤劳,而是位势差。由此产生了进城、南下、东进的“民工潮”,换位谋生。事实上,在社会生产要素中,劳动力资本只是其中组成之一,虽然必不可少。纯粹意义上的“按劳分配”,只是平衡要素的一种手段。在计划经济条件下,把其它要素成本都排除了,才有所谓“按劳分配”为主的伪命题。
 第四种方式:按核心资源(主要是自然资源、生产资源和社会公共资源)支配权大小分配为主。即在社会(全民、国有)共有的名义下,通过对核心资源和垄断分配权的行使,使支配者通过交换获取最大利益。这些公共资源包括但不限于:能源、交通、货币、土地、项目审批权、户籍、各类财政经费划拨、行业、企业财政补贴授权、稀缺教育资源、医疗卫生资源分配、官场职位分配、进出口配额、司法权、监督权等。
 中国目前的方式是“四刀俱全”。在不同时期、不同领域以一种为主。中国老百姓和自由知识分子最不愿接受或期望改变的是第一种和第四种方式,恰恰这种改变将侵犯执政党自身和其社会经济政治基础一垄断型国企和官僚集团的重大既得利益来源,要把“吃进嘴,咽下肚,化为血”的精华让出来,靠谁来维护“和谐”和“稳定”呢?“良田万顷,斗租不让”的官商、商官们和新地主、资本家们,若没有生存危机逼近,绝不主动做“开仓济荒”的善举。

现在国内绝大多数民众对国民收入蛋糕分配的不满,集中在

1.极少数权贵集团占有财富的绝对、相对比例过高,造成非生产性大量铺张浪费和过多弱势群体泛贫困化

2.行政垄断社会资源分配权比例过大,造成贪腐普及化和市场活力度严重下降。

3.民众参与分配决策和监督、纠错的合法渠道被“毛细化”;导致各类权力象失控的战争机器人,不受道德、法律的约束,贪婪地吮吸民脂民膏。

面对贫富严重失衡,怎么保障让蛋糕切得公平、公正?

有三种选择方案:

   A方案:更换操刀手或改变操刀手结构:

   ​三种立场:坚持把政治权利和核心资源控占有大小分配;坚持以财富权力大小分配;坚持按政治、财富的、大小三重核心资源控制权的结构分配。

   ​三种立场,分称为新左派——保守派(以‘乌有之邦’上的一批人为代表),新右派——自由民主派“(以‘炎黄春秋’的一批人为代表)”,“威权派——新民主主义回归派”,(以‘香港传真’,王小强、张木生等一批人为代表)。

   B方案:不变操刀手,改变游戏规则:让操刀手从“优先选择”退位至“末位选择”:

一种经济学认为:切蛋糕平性保障不在于由谁来切,而在于由谁先选。只要取消了操刀手优先挑选的特权,公平就有了制度性保证。但我要补充的是,仅此不够,还需要有制度保障“挑选权”的公正性,防止操刀手和优先挑选者之间事先达成的默契。这种默契,已成为中国式招标的常态:操刀手和受益者一方暗中合谋,侵害其它方利益。中国足坛的“黑哨”,重庆的警匪合一,反映的是当今中国政治生态的一般性特点。

C方案:既改变操刀手产生和淘汰的程序,又改变分配的游戏规则:

比如:操刀手由不参与分配的第三方推荐,有限任期、由关联权益各方多票表决授权;

   操刀手本身只是被雇佣者,不代表任何参与分配的受益一方,不参与直接分配。

  操刀手产生、分切和选择蛋糕的全过程,在阳光下进行。

C方案是我的优选方案。实行第三种方案的最大难点在于:执政党和政府及各级党政人员将失去社会资源和财富占有支配权,角色从“主”还原回归为“被雇佣者”。

但经济政治改革若不从此突破和推进,中华民族的强势掘起之势,恐终将受制于缘于分配制度失衡和选任制度执政者们内部交易链条化导致的社会族群分裂,内乱分争!

吾等山野之人,惟祈:“天佑中华,长盛不衰”!

(原文2011年6月23日发表于人大七七八八校友论坛,本稿略有修改。)

话题:



0

推荐

蔡晓鹏

蔡晓鹏

45篇文章 1次访问 4年前更新

全联农产商会会员,北京金百瑞集团董事长。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