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法治杂谈(二):G6规则“五省市限超大整顿”幕后的利益链条

 2011-7-1

    2004年,是中国煤炭、电力、石油全面通账的拐点。导致拐点的诱因是当年春天,由五省市交通部门主谋、主导、国务院批准实施的“华北五省市交通大整顿”行动。从字面上理解,这所以要搞大整顿,是从山西、内蒙东运的运煤车超载严重,造成路面损毁严重和重大交通事故(尤其是山西煤车在八达岭顶了长途客车,造成车毁人亡重大事故)频,堂堂正正。但实施前应该考虑并做出处理规定的二个“细节”,似被故意“忽略”了:

    一、运输车辆标定载重量和实际可载重量的巨大差别:

    中国运输车辆“低标实际载重量”是几十年形成的明规则。一是执行苏式标准设计规范的要求;二是对按载重量交税交费规则的一种规避方式,有利于销售双方。两者相差,小则2倍,大则5倍。交通部门对此了如指掌。

    二、超载的处理,是一次罚款?罚多少?是卸货?是禁驶?由谁执法?政策没有统一规定,让地方出具体方案。

    留这两个“口子”无异是“纵虎扑羊”。标准不一,处置不一,多头多项重复执法的恶果,一是直接肥了公路沿线的形形色色执法者。既然各级交通、公安、政府授权部门都有权“罚款”,结果必然是方方面面恶虎如林、抢夺无度,造成交通大堵塞;既然运煤所得远远低于被罚重款,一场由晋蒙运输司机们自发和被迫发起的大停驶运动悄然兴起。曾几何时,整个八达岭高速,数百公里空荡无车。不仅煤停运了,进京水果、蔬菜、粮油也不能幸免。北京所需农产品可由其它地区调进;全国所需的煤断了,责任和后果谁负责?南方许多电厂的存煤不足三天,电荒严重影响国民计民生。南方十省市主要领导一度云集太原坐镇要煤;各地发起铁路运输指标的“金弹攻势”。过了几个月,等全国煤炭价格翻了二、三番,国务院才在国庆前夕勉强对超载标准认定和执法统一做出了一些放让步性调整,这条能源大通道才渐渐恢复了生机。

    在这场“大博奕”中,全国,尤其是东部的经济受到严重损害,煤炭价格暴长,推动石油、钢铁、建材、粮食轮番上涨。

    大赢家:一是国营煤矿企业,结合整肃、关闭民营小煤矿,不仅一举扭亏为盈,而且形成价格垄断的强势地位。原本贫困的内蒙乌海,一夜间数千栋豪宅兴起。二是交通部门,既借此掩盖了“豆腐渣”工程的恶果,狠狠敲了国家一笔修路资金;又为公路各级管理者创造了巨大新财源。三是“靠路吃路”。凡沾点边的都发了财。查限造成的大拥堵期间,延庆段一瓶矿泉水卖到50元,一盒方便面卖到100元。晋煤外运线成为全国“肥私”的黄金线。四是自此形成了一条地下公路通关线。这条线的前端一直到晋、蒙各矿的坑口,每车煤交2000元保护费,就可以安抵北京。2000元先在各路段期间分配;再在各角色间分配。诸多执法者拿大头。有位知情者告诉我,他弟弟是个警长,每天下夜班后就和兄弟们上桑拿、泡妞、吃饱喝足、歇好了,分钱回家。我无法核实真假,京藏路进京方向每天最少2万辆大车,日进斗金太小儿科了。          

这件事后我每每看各级各类的新政新规,首先会透过字面分析:谁是真正受益者?谁又是政策出台的幕后操盘手?八达岭高速,现改名“G6”。我们不妨把同类型规则,归类为“G6规则”。

(原文2011年7月1日内部发表于人大七七八八校友论坛)

 

 

话题:



0

推荐

蔡晓鹏

蔡晓鹏

45篇文章 1次访问 4年前更新

全联农产商会会员,北京金百瑞集团董事长。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