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刚才台湾回来,对宝岛山山水水的记忆尤深。和祖国的大江大河、崇山峻岭、大平原的雄伟壮丽比,台湾的小山小水则是秀美盆景而已。我参观的农场、农庄、植物工厂,鲜有百亩规模,多为一、二十亩,甚至更袖珍。亚洲农耕历史悠久、人口众多、耕地有限(澳大利亚、新西兰、菲律宾则例外)16世纪欧洲殖民大扩张以来,亚洲不是欧洲农业资本扩张的主要战略方向欧洲资本在南北美洲、澳大利亚、新西兰及非洲这类自然资源丰富、幅员广阔、而原著人口稀少的区域,找到无限低成本拓展空间。只在这些原著人口稀少、人均面积极大、尚未进入农耕经济阶段的游猎社会,才具有建立美式大农业的地缘环境;中国的北大荒和新疆则是少数相类似,可建立大工业化农业的缘地区。我们选择农业现代化模式,既要看到美国大农业的长处,也要考虑这类大农业产生的地缘和历史、人文条件,以及在今日中国套搬复制的不现实性。

我今年重点看了欧、南美、亚洲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农业。大约70%是家庭型小农场,主要从事水果、蔬菜、草食畜牧业,一般规模在1公顷——4公顷,以家庭成员耕作为主;约20%是家族型农场,规模在5公顷——30公顷左右,以家族成员自耕+雇佣职业农工为基础生产方式;约5%是100公顷以上的公司型农场,主要是为公司主营加工的果酒、饮料提供原料;约5%是微型农场,通常有一小农舍,供城市居民兼业种花植树,数十平方米到数百平方米不等。

除了土地房产所有权制度不同外,和中国农业相比,有四个显著不同:一是农民自组织体普及功能健全发达。北美、南美以行业性协会为主;亚洲以区域性农会为主。欧洲两类都有。行业协会典型如墨西哥达巴斯克省的养牛协会。这个协会有400多场主,牛20多万头。会员按养牛数量缴年费。协会下设为会员服务的金融信用社、生产资料销售中心、畜医站、技术推广教育中心、保险中心、销售中心;由会员集股建立的现代化肉类加工、乳品加工、饲料加工。区域农会典型如台湾。台湾的农会已有一百多年历史。按区域分为国家(省)县、市、镇、乡各级。每级农会都拥有与当地农业直接相关联的自营加工企业或观光休闲企业,市、县、乡镇级农会还有农会连锁超市。这些经济实体权归会员所有,自负盈亏、市场化运作。二是社会化服务协作体系普及、功能健全发达、科技水平与国际接轨。在智利水果主产区,注意到水果产区沿主公路,绵延200多公里各类水果加工厂、冷库、物流、包装物、肥料、木制农场用房、农机租赁服务、农业专业服务(除草、灭虫、采摘)等企业林立。植保宣传深入到田间。每个农场都有国际农药供应商提供的图文并茂的大幅科普图。对农户种养植物的每种病虫害的症状、发生时间、预防及无公害灭菌灭虫方法及农药品种、厂家、使用方法都一目了然。同时强调新推荐农药均经智利农业部审查批准,并标明编号。以上保障了智利享有全球“水果篮”的美誉。三是已进入特色品牌发展阶段。台湾称“一乡一品”,日本称“一村一品”。在当地,这些区域品牌多为消费者热捧。台湾高山茶是特产,但只有“福寿山”、“大禹岭”为正宗品牌。日本有个老农民种的有机草莓品质超群,在东京超市论个卖,一对精装情侣草莓合人民币2000元,还要预定。四是一体化观光体验休闲农业正成热点。在台湾花莲,我选择一家山间“农宿”体验。主人是位三十多岁回乡大学生,把自己家的二层小楼改造成有五间客房的小清新时尚农宿。第一感觉是温馨、雅致、舒服、干净、方便。户外,主人将农田改为500多米的休闲草地,自建了一个大烧烤炉和一个户外可移动演出台。同时可接纳20人住宿、100多人用餐聚会。主人说所有食材:猪、羊、鸡、鸭、鹅、蔬菜、水果都是自己产的,有机、味好、生鲜。他的客户有青年情侣、白领派对、也有商旅人士、退休老人和家庭聚会,都要提前通过网络或熟人预定。夜望星空、聆听松涛,三季山花烂漫,冬季满山葱郁,别是一种闲适。我去的那日,恰来了一群从台北来的哈雷车友,一辆辆价值不菲的大摩托,就排在门外。山野与现代的完美结合,或是现代人的诉求之一吧。

台湾花莲有一个著名的保健品品牌“蚬精”。农庄主人是我的本家,蔡氏兄弟。他们在台湾的知名度很高,全赖于二十余年专注做一件事:养最好的蚬、做最好的产品。他们相信只有最洁净的水和最合适的营养,才能生产出最好品质的“蚬”。于是,在花莲山间盆地选了一片百泉汇集终年不断的小湖,作为净水养殖场;又从数百种野生藻类中优选出几种,作为饲料。由于品质好、味道鲜,吸引了大批粉丝;他们乘势开办了餐厅、茶社、文化厅、体验厅、加工厂、进一步绿化水化了环境,形成小桥流水、古树掩映的意境。这个养殖场,已成为花莲最有吸引力的观光农场,每年产品和餐饮消费额高达200亿台币。

我和蔡氏兄弟聊天,他们自我总结:1.0农业是农产品生产;2.0农业是1.0农业+农产品加工;3.0农业是2.0农业+餐饮;4.0农业是3.0农业+景观环境观光。那么5.0农业是啥?我补充为“4.0农业+休闲养生。但在3.04.05.0农业阶段,加工这个环节则不是最必要的;泛言之,餐厅也是加工一类吧。

中国农业要达到农民自组织化、产业协作社会化、科技水平现代化、农产品品牌化,还有很多国家意识和制度障碍,一、二十年内很难。但不少交通方便的地方,都具有从农业1.0直升农业3.04.0甚至5.0的潜质。中低山区几亿亩茶园、果园、林场、梯田,只要给点政策阳光,放水养鱼,则3.04.05.0农业群体将迅速崛起,成为三农增收、生态发展的新动力和内需消费增长点。即便是不适农耕的荒漠化、石漠化贫困地区,都可能有令人神往的亮点有待挖掘;一旦解决了交通闭塞、缺水无电的瓶颈,都可能发生“点石成金”的奇迹。

美国的大峡谷是典型的丹霞地貌石漠化地区,一个直升机游,就让它成为全球著名景区;美国的拉斯维加斯,独处沙漠,一座赌城就“点石成金”。美国犹他州,首府盐湖城,干旱、寒冷、高原、荒漠、盐碱地,后来解决了引水上高原和耐旱、耐冷、耐盐碱的牧草种源,大力发展人工草场,现在成为产牛大州、旅游大州。美国凤凰城本是沙漠孤州,高温、干旱,他们以”阳光、干燥“适合养老为口号,主打养老养生产业,吸引了大批在五大湖和东部寒潮地区的中老年或买度假房或买养老房,使这类房地产及配套服务业,成为促使城市复兴的先锋产业。中国的例子也多。北京怀柔有两条风景绝美的穷山沟。90年代县里引进虹鳟鱼试养成功。这两条山沟里的农民以虹鳟鱼为招牌,开办“农家乐”。现在每年吸引500多万游客,形成农业休闲收入八亿多的3.0农业产业规模,是农业1.0产值的2倍。

换一种思路,或会柳暗花明。我曾在川西,即岷江上游岷山山脉一带,从事社会扶贫工作;汶川大地震的中心,就是这一带。这一带的地形是山高山陡,适耕地极少。人均几分薄地,粮食小开荒都开到70度山坡。生态脆弱,泥石流、地震频发,若只盯着农业1.0,整区脱贫绝无机会。但这里的雪山、大江、百瀑、奇洞、涧溪、冷彬原始林、羌族民俗、湿地草甸、高山湖泊、地震遗址、魄丽壮观;九寨沟只是万千美景中的一幅而已。邻近的四姑娘山、川藏高原,都是风光无限。仅以植被丰富而言,岷山已发现的有3000多种,其中数百种为珍稀物种。今年英国皇家园林协会组织专家团重走百年前美国植物学家威尔逊的探险路,个个兴奋得欢呼雀跃。他们说,英伦现已发现植物物种仅1500余种,中国一个岷山的物种就超过英国2倍,太神奇了!我国有3万多种植物,藏在深山未人识。我认为,中国在未来百年给全世界科技和生态可能带来最大惊喜,就是全球最丰富的植物资源宝库的开发利用。

有两个历史现象值得我们深思:

一.最发达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根”都在山区。法国、意大利、德国、英国、西班牙,山城占多半。数以千计的古城堡、教堂矗立在山顶、山间,数以十万计的中世纪古老村镇,分布在山腰、山间、山脚。

二.最能体现“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理念的瑞士,则是典型的5.0山地农业经济。优美生态与富裕社会的完美结合,体现了人和自然、社会发展与生态保护的高度和谐。

回归自然、体验传统,正在成为城市人的一种生活方式。在巴尔干半岛、亚平宁半岛、阿尔卑斯山、莱茵河、伏尔加河,到处都有一群群自驾自由行的欧美人和中国人,在欧洲乡村、古堡、山区“深度游”。英国作家杰里米·帕古斯曼说“在英国人的脑海里,灵魂在乡村”。英国贵族对于乡村生活的热爱,对整个民族和欧洲都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一个真正的英国绅士,都一定是热爱乡村野趣的。城市在英国人心中仅仅是一个聚会的场所,大部分生活优质的家庭都只在城里度过忙碌的工作时光,在喧嚣之后,又一如既往地返归乡村生活。英国人对于乡村生活有着与生俱来的热爱。英国的许多大学是镶嵌在乡村、森林里的风景。剑桥、牛津都是典型。

习近平访问英国期间,曾下榻官方乡间别墅契克斯,这是英国官方最高礼遇。契克斯是16世纪建成的一幢都铎风格的庄园宅第,位于白金汉郡艾尔斯阳里镇东南方的奇尔顿山脚下。先后接待过美国总统里根、布什、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俄罗斯总统普京、德国总理默克尔等国家元首。

英国的“农家客栈”,遍布乡村,招牌“B&B”(Bed and breakfast),是一种提供床铺和早餐的乡村家庭旅社。与大众消费型“B&B”相对的,则是由贵族城堡改造的英式乡村庄园酒店。英国乡村还有很多豪华又朴素的府邸。有一段网络文字形象描述:“典型的村庄是建在古老的教堂以及舒适的小酒馆周围的,在这里,生活节奏变得缓慢。在舒适的乡间酒馆里边烤火边喝麦芽酒、品尝苹果派,是英国人长期以来的习俗。英国的乡村,有教堂、乡村旅店、还有许多餐厅、茶室和商店,房屋大多数都是石头建筑。假日的早晨,田野一片静谧,教堂响起庄严的钟声,优美的小河穿过宅邸前鲜绿的地毯,在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下扩展成一片明净的湖水农夫们装扮一新,面容红润,心怀喜悦,平静地穿过青葱小路拥向教堂”。

英国能保持中世纪的乡村田园风光,得益于16世纪进入工业化以来,社会对乡村数百年不懈的保护。1926年,英国城镇规划委员会主席帕特里克·艾伯克隆比爵士发表了著名的《英国的乡村保护》一书,书中呼吁成立一个相关的委员会,作为与城市无限制扩张抗争的手段与组织;同年,全球第一个国家级乡村保护协会——英国乡村保护协会成立。无疑,我们今天能在英国体验如百年前田园风貌,要感谢帕特里克爵士和英国乡村保护协会。

意大利乡间分布着无数有几百年、上千年历史的小村镇,不仅保留了古建筑,也保留传统美食、手工艺等元素。但随着年轻一代的城市化转移,这些古村镇渐无人气、生机。

意大利为了挽救越来越多的空心化的处于废弃边缘、但又保留了悠久历史传统建筑的古村镇,在意大利政府及欧洲基金会支持下,于2006年成立了意大利分散式酒店协会(Associazioned Albergo Diffuso),现已推广到全意大利。

分散式酒店不再像传统酒店一样提供国际化、标准化的餐饮及旅游服务,而是由当地传统生活的继承人,为旅游者讲解本土文化和提供体验传统的引导。一批批追求融入式和本地化度假体验的旅游者,为古村镇提供了本地就业和盈利机会,让古村镇重新充满活力。

中国也有无数保持着明清古建筑和传统元素的古村镇,犹如明珠散落尘埃。这些古村镇,都具有发展农业3.04.05.0的历史基础和客观环境,许多处于被拆毁、改建和空心化的边缘。随着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推进,十年来,中国又有9万个(约近全国1/10)传统村落“被拆迁”。全国列入保护名单的传统村落仅仅2555个而已。名单外的几十万传统乡村的命运不可预期。如果我们能像英国那样建立乡村保护法律制度和组织,建立“B&B”系统,能像意大利那样建立分散式酒店模式,其意义不仅仅是扩大内需、赋予乡村、绿色发展的机遇,更重要的是中华历史文化传统的世代相承就有了坚实基点。

随便在网上一搜,就弹出众多驴友们列的无数长长名单。任择一微群的推荐美图,都足以心生游兴:云南元江县它吉村、福建大田县中村凤阳堡、福建泉州市涂岭镇樟脚村、安徽黄山呈坎村、江西婺源县江湾镇篁岭村、河北涉县井店镇王金庄村三街、陕西米脂县刘家峁村姜氏庄园、四川马尔康县卓克基镇西索村、湖南永兴县高亭乡板梁村、江西赣州市水东镇七里村、安徽歙县渔粱镇渔梁坝、四川丹巴县聂呷乡甲居村、浙江温岭市石塘镇新进村、新疆布尔津县纳斯乡禾木村、重庆酉阳县冉家院子、浙江松阳县三都乡松庄村、安徽休宁县溪头村、四川理县增头村、广东佛冈县龙山镇上岳村、山西偏关县万家寨镇老牛湾村、广东大埔县大东镇联丰村花萼楼微公号“背包旅行摄影”公布了几百张绝美图片,题为“隐藏在云南的100处世界级风景,洱海居然没有上榜”,“途驴”微公号则以数百张图片发掘浙江古村镇之美,题为“比丽江更美的隐秘古镇,低调的让人心疼”,此类乡村美景不胜枚举。

“十三五”最难啃的是7000多万生活在深山老林、荒漠、高原的贫困农民脱贫攻坚重任。但国家和各省市自治区的扶贫思路,仍停留在农业1.0时代,这无疑是战略性重大失误。解决贫困的思路,归根到底是千方百计让几千万贫困无产者成为有产者。改变几千万缺乏谋生技能贫困者命运的捷径,最有效的方式是首先让他们成为有产者。产从哪来?选择之一是,从他们居住地周边的山林、荒漠、高原(这些多为国家所有)。划出一批宜发展4.0——5.0农业的资源归他们自有或共有;用PPP方式,引导国家财政+社会资本+贫困人口土地自然资源资本结合,形成观光、旅游、休闲、生态、养生新兴产业带,同时吸纳贫困人口转移就业,成为工薪阶层。资产性收入+劳动收入的叠加,可成为贫困人口转为小康人口的两大经济基础。我定义为与农业3.04.05.0相结合的产权配制型精准扶贫。

中国农业4.05.0产业的最佳发展地,恰恰是贫困落后的中西部、西南部和西部广大山区、沙漠、戈壁、草原和传统村镇。历史上,中华农耕社会的人口和经济中心一直循着从西到东、从北到南、从高到低、从山区到平原、从农村到城镇流动聚集的规律。80%以上人口密集在东南沿海沿江沿湖的平川的格局,已使这一地区成为生态环境破坏最严重的区域。千百年来,深山老林只是少数民族、土匪强盗及和尚道士们的栖居地。重川轻山这一几千年历史传统迄今沿袭;中华民族对山地的经济利用,仍局限于近坡、浅山区,且99%以上仍停留在农业1.0阶段。农业3.04.05.0的逆向上山,一旦形成潮流,“穷人上山,富人进城”的历史格局或将逆为“富人上山,穷人进城”的新潮流。

若在贫困地区发展农业4.0——5.0扶贫产业,国家和各地首先要做好五件大事:

一.传统乡村保护性开发的区域规划;

二.基础建设投入:网状山地道路及水电配套;

三.生态环境优化建设;

四.对贫困地区实行土地产权配制(带规划指标)的特殊政策;

五.推行PPP融资建设模式,实现财政资金+社会资本+贫困人口有效土地资源的市场化结合。

若如是,可一举多得:

1. 消化过剩产能;

2. 消化闲置资金;

3. 扩大内需消费;

4. 带动数千万农民或就近或异地转迁脱贫,转变为有产、有薪资阶层;

5. 促进生态建设和生态环境优化。

除了传统农耕观念,还有两座无形大山有待突破:

1.农村土地产权制度可否局部突破。79年胡耀邦同志主持中央工作会议,讨论“土地承包”时争议很大,参会的杜润生提出对边远山区的独户,可以实行土地承包特殊政策,被中央采纳,由此取得土地承包合法化“点”的大突破。今天,对边远山区、大漠区的贫困农户们,不妨再次特殊实行土地产权政策突破!

2.能否突破被经济地理学家奉为铁律的“胡焕庸线”。其实,胡的以长城为界的南北线(长城线),早在清中期已突破;东西线也早已失守大片。李克强总理的胡焕庸线之问,确有大文章可做。

“愚公移山”,移实体山易,移心中山难。难,也要移。这是我对国家决策层的期许。

 

 20151128

话题:



0

推荐

蔡晓鹏

蔡晓鹏

45篇文章 1次访问 4年前更新

全联农产商会会员,北京金百瑞集团董事长。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