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晓鹏 > 法治杂谈(十二):请问:“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干嘛?

法治杂谈(十二):请问:“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干嘛?

法治杂谈(十二)

请问:“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干嘛?

蔡晓鹏

我们打小信奉的“绝对”真理,很多都是时过境迁的伪命题。比如,今天若还有人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请问,究竟要干嘛?

暴力夺取各国政权和社会财产吗?

在当代任何国家,这一类行为都被宪法和法律严格禁止。“私人和社会公共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是法治社会的核心价值观。在当今所谓资产阶级政党执政的国家,工人、农民和其它工薪阶层都有自己强大的合法的工会、农会组织,是捍卫自身权益的强大社会组织力量;可选择或组织可代表自身权益的政党参与政治;可用选票决定由谁执政。宪法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和公民权利的行使。他们如果认为必要,还可以罢工、罢农、罢市、聚众游行;当然也有足够的自由言论空间权。各政党、政客们,没有工农、平民的选票,就没有上台执政的机会;上台执政了,也没有权用武力剿灭平民的非暴力反抗,也无权利夺选民们的私有财产和就业权。如此一来,本国的无产者非暴力联合起来,就可以左右自己的命运,何必要联合全世界无产者搞非法的暴力革命?

  暴力革命,无产者武力抢夺有财者后,就都变为富人了吗?有史以来,包括十月革命以来,光靠掠夺不靠市场成大富豪的还没有几个先例。

  当今世界除了社会主义的朝鲜、古巴外,包括中国、越南、俄罗斯等原社会主义阵营各国,都在变革中实现了国家“维护公私财产不受非法侵犯”的宪法和法律保障。况且,在当今无产阶级(共产党)执政的国家,工人、农民和其它工薪阶层,在理论和法律上是国家的主人他们有权通过自己的执政党直接掌握着国家机器、社会经济、文化、政治资源。他们有必要另行组织联合起来吗?联合起来干嘛?难不成要造反推翻自己的政党、政府吗?

中国现代工会,几年前终于被中共中央批准将“维护工人合法权益”,写入工会宗旨之一;这一宗旨,由于当年被毛泽东主席否决,整整迟了61年。但也只是“软规则”,好看不好用。

和谐社会,讲究的是各民族、各阶层、各派别,“求同存异”,有组织的以非暴力、理性、妥协、中庸、法治的方式处理各类复杂矛盾;而不倡导和坚决反对有组织的排异独大或暴力对抗。以无产者为主体的“伊斯兰国­ISIS”,已经成为以恐怖、暴力、滥杀平民无辜为手段,推行极端宗教的反文明、反社会的组织毒瘤。他们在12亿穆斯林信众中组织推广“兄弟会”,挑起宗教冲突,恰恰受到贫困下层穆斯林的拥护。这类极端宗教型无产者联合,成为恐怖主义的群众基础。不仅不应提倡,而且必须遏制、分化瓦解、武力镇压。否则全球没有和平和秩序可言,将是人类共同的灾难。

世界革命吗?

  革谁的命?各国、各族、各宗各派各有各的敌人。伊朗的敌人是美国;全球的敌人是极端伊斯兰恐怖组织;印度和巴基斯坦、以色列和中东、俄罗斯和格鲁吉亚、乌克兰,中国和日本、菲律宾、越南;仅东亚,中、美、俄、日、朝、韩六国就纷争不已,冲突不断……,全世界缘于历史,缘于意识形态,缘于稀缺资源,缘于领土争端,缘于经济差别,缘于政治派别,缘于市场竞争,缘于宗教冲突、缘于部落冲突……国家、地区、宗教的各种矛盾冲突尚不能自决;各国无产者自有各自的敌人,又有相互冲突的利益。关键是冷战结束后,除了以无产者为主体的恐怖主义组织,谁还是世界性的共同敌人联合起来干嘛?

  何况,当今的“世界主义”者,固然可以看不惯就折腾就打。但要看是谁打谁:美国人打是警察打坏人,该打;拉登打了就是坏人打好人,该毙。这与是不是无产者无关。反正最好穷人最好别管闲事,也管不起闲事;挑头惹事的、管事的,都得有资本家跟后撑着,要不跟着惹事、管事的无产者若不杀人打劫,不就都喝西北风了吗?

  苏共在“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人掩护下,在执政70余年中究竟干了什么?中共和国民党幼稚期,苏共没少扶植,北伐时每年给万美金,还为国共两党培养了几千名革命精英。前提条件是:保卫苏联是国、两党神圣义务。所以才有蒙古独立,满铁之战,两次涉及国家主权之争中,共无条件支持苏方的错位。共产国际高调“工人无祖国”实质的潜台词是“以苏联为祖国”。二战后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大联,为什么89年轰然玉碎?首先是各国执政者和无产者都想明白了:彼此间根本利益不一致呀。

  当今,谁是全世界无产者的敌人?这个问题应由全世界无产者自己回答。另一个问题是,谁又有与全世界无产者为敌的实力?倘既没有共同一致利益,又没有共同一致敌人,不要说“全世界”,就是一国一业的无产者,都没有联合起来共同抗争的源动力和目标,更别说联合搞暴力革命、打天下、夺天下了!

资本的对立联合左右着无产者的对立联合

  美国和欧盟对华贸易政策的摇摆性,凡是市场反倾销闹的凶的,多是经于工会的压力。美国钢铁工会、橡胶工会之类,总是扮演反倾销的急先锋。五十年代初期麦卡锡主义的社会基础就是美国工人阶级,工人阶级成为反共的主力;美国三K党的成员和骨干,都是“穷白人”,地道的流氓无产者居多。这年头的潮流是中国的无产者和中国或外国的资本家联合,外国的无产者和本国的或第三国的资本家联合,为争夺市场份额拼的头破血流。无产者的联合和竞争取决于资本的联合和竞争,没有全世界资本的联合就没有全世界无产者的联合。

  中国产品在被市场“关门”,中国数以亿计的劳动者就要失业1/3的制造企业要倒闭;反过来,中国产品每占领美国和欧洲10亿美元市场份额,美国和欧洲就会产生1万失业的压力。在全球市场一体化环境下,资本较量的胜负,决定着劳动无产者的经济命运,没有资本利益联合,何来劳动无产者利益的联合?中国的劳动无产者又何必与美国工人阶级联合?

  往前溯,当年美国排华法案的出台,主倡者不是资本家,是美国的工人兄弟们。欧洲对外籍移民的限制,对华产品的反倾销,主要是欧洲工人行业资本家联合斗争的成果。当今,“人道主义”的欧洲接收的非洲、中东难民,只占2%,搅局和发动战争的美国为零。谁跟谁“四海之内皆兄弟”呀?

当今条件下,决定世界格局不是无产阶级倡导的社会革命而是科技创新和交易创新和制度创新

  以15世界末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为转折,世界进入大航海时代。美洲的香料、玉米、西红柿等物种被引进欧亚大陆引发欧洲农业革命;中国的茶叶、白银取代香料贸易成为世界最主要的国际贸易资源。由此引发大规模贸易战争、殖民战争,奴隶战争在全球范围的兴起。正是在前所未有的巨大市场利益的驱动下,世界进入工业革命和社会革命时期。人的解放,从农奴制、封建制束缚下成为自由人,享有法律保护的私人财产权、政治民主权、人格平等权,成为这一时代欧洲革命标志(黑奴贩卖大买卖和对印第安人的种族灭绝,是革命的动力——资本的原始积累形成的条件之一)。1862年,《英国公司法》的颁布,是社会经济组织形式开始大规模从局限于传统血缘、地域联系的分散、对立的小生产组织向超血缘、超地域、超国界配置生产、市场要素的现代公司制度转化的标志。股份制公司既使陌生人的联合和权益实现、利益分享、风险共负成为现实,又使社会财富的非暴力转移和集中分配找到了新的途径。短短二、三百年,生产力一旦从领主的束缚下解放出来,在公司形式下迅猛发展,人类世界进就入财富大爆炸新时代。欧美资本主义经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整合调整,已摆脱早期资本主义劳资阶级矛盾不可调合的对抗;中产阶级成为社会中坚和稳定力量。

  今天,公司掌握着世界财富的94%和80%的社会劳动人口。世界前10家公司的产值超过100个国家总产值。沃尔玛的产值高于147个国家。

  科学技术进步和创新思维,成为创造市场需求和降低生产、交易成本的主要途径。比如互联网电子商务,页岩油、石墨汽车电池等发明运用。国与国间,社会制度,意识形态的和平较力,已进入公司品牌、经济实力、文化软实力较力时代。归根结底,市场是实力的试金石。

  所谓“后工业时代”,有个特点:1.以微小化和信息化为核心的高科技产业取代传统大工业、大农业,成为新兴主导产业;2.货币向非生产性投机领域聚集,虚拟经济成为可灭国崩市、引发天下大乱的无形杀手。美国金融衍生品规模之高达600多万亿美元。两次金融危机的源头都是美国,多国受牵累。3.对石油、金属矿、稀有矿产资源和能源通道的控制权争夺,由于中国对外需求剧增,成为大国角力重点。4.以上市公司为纽带的混合所有制形式成为社会主导型经济组织形式。

  这时代特点,应予高度重视。

战争仍然是解决重大利益冲突的特殊形式

  古今中外,一切战争的根源是利益的冲突;意识形态的对立是其掩护形式。中国古代的氏族战争,争夺的核心资源是盐;草原民族与农耕民族的战争,争夺的核心资源是粮食;汉民族与西南少数民族的战争,争夺的核心资源是山林;农民起义战争,争夺的核心资源是土地。欧洲中世纪的宗教战争,十字军之征,还不是领地利益第一?资本积累和全世界扩张的历史,是血与火的历史,是征伐与殖民的历史。亚洲关闭的市场,是船坚利炮打开的。贩毒曾是英国人在亚洲的主业,是平衡中英贸易逆差的利器,才有了鸦片战争。二战后则进入冷战态式下民族独立战争风起云涌的时代。本质上还是被殖民者和殖民者之间的利益冲突决定。现在是美国独大,二十年挑头打了五场战争。除了列宁的十月革命以外,当代还没有一场战争是由于本国无产者造反而中止的。各国的反战,反的是自己人死多了,与敌方无产者利益无关。美国在越战才死了5.6万人,越南人死了500万。美国中止越战的社会因素,不是出于什么人道主义,而是美国人力资源珍贵,损耗不起。

  资本无所不在,战争的危险就无所不在。当资本处于严重危急或资本利益扩张受到严重威胁时,如果战争是度过危急和消除威胁最有效的途径并且收益高于支出,投资战争就不可避免。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对立的国家,由于资本利益的共同需求,可以结为盟友;意识形态社会制度相同的国家,由于资本利益的冲突,也可以化友为敌。70年代----90年代,中、美、苏的新战略格局形成是一例。基辛格说,中国“尽管坚持固执的共产主义宣传,但从行为上看,其实是冷战中的边缘政治的‘自自由球员’,与美国构成战略伙伴关系,以遏制同为共产党国家的苏联”《大外交》

  棋局如此。当战争以国家、民族、地缘、宗教、价值观冲突形式爆发时,除非战争各方的军队同时放下武器,作为战争主体参与的劳工,无产者们只有一个选择:消灭敌人或被敌人消灭!至于敌人是无产者还是有产者,毫无选择意义。

  现代战争争夺的重点目标,也从土地、市场、资源转移到对国家和地区政权和社会的主导操控权:“我不掉你,只要你听话”。现代战争形式,更是丰富多样。战争方式从文化战、心理战、间谍战、有限战、斩首战、分裂战(科索沃)、代理战、网络战、颠覆战(中央情报局最擅长颠覆别国政府),到商品战、货币战、关税战、科技战、专利战;战争武器从纳米微蝇、生物灭绝、机器人、激光、无人航空器到航母、太空武器、网络信息;战争策略从接触战到非接触战,从对称战到非对称战、超限战。广义上的战争应包括以暴力为支撑的,以搞垮对方为目的的一切打击、瓦解对方的措施和形式。

“仗剑行商”,任何一国商品和资本大规模走向世界,没有武力为保护作后盾,恐寸步难行。一小群索马里海盗,就搅得太平洋不太平。过往商船没有军舰护航,无异驱羊养狼。自古以来市场的秩序,若没有法律、警察、监狱、军队为保障,一天也维持不下去,还奢谈什么“等价交换”?战的重要手段是“不战而战”,通过非战争手段的制衡反制衡的复杂较量,以达“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最高目标。

  亚当斯密说:“交易是人的本性”,应该补充一句:“竞争是人的天性”。

  要我说,真正意义上的无产者——在各国贫困线以下生活的弱势群体,是各国政府都致力要“消亡”的弱势、边缘化群体,也是社会不稳定的基因。他们中的多数由于种种原因,不能自谋生活,依靠政府、社会、善良人们的资助、施舍、救助为生;少数人靠乞讨、偷窃、抢劫、诈骗谋生。对他们而言,最现实的选择,是想办法先脱贫求温饱,进而受教育,勤劳动,实现奔小康,立足“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无产者的唯一前途是成为有产者,成为社会有产者成员,融入中产阶级社会

我想奉劝那些高堂之上以无产阶级正宗革命“左派”自居的诸位官人学者们:千万别一边装神弄鬼唱着阶级斗争、阶级专政、解放全人类的革命高调,一边干着偷着鸡摸着狗想着坑蒙拐骗“权财色”种种勾当——学我们身边司空见惯的、当今打着共产党旗帜、挂羊头贩狗肉的贪官污吏们(概属古代儒生们最不屑与之为伍的鸡鸣狗盗之小人)。否则,在世界丛林中,你最终还是食物链的低端;在中国主流社会观念中,你们只不过一群带着官帽的人渣、狗屎棍!呸!

“口号”与“真理”的关系,有时和“理想”与“现实”的逆向发展一样,是日行渐远的两极。

(原文2011年6月22日发表于人大七七八八校友论坛,本稿略有修改。)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