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法治杂谈(十)

500年梦想成真:波兰宪政民主实现道路

  尽管未来会有不可预见的风险,但我坚信宪政民主是共产党人不应、不能、不该抛弃的政治文明大旗。

波兰这个欧洲小国完成社会民主化转型,历经500年艰难曲折;况且中国是有二千年帝制传统的亚洲大国,以“一党专制”取代“帝制”不过百年;从“一党专制”向“宪政民主”的过渡,恐怕至少还需要百年。当今活在人间的同胞们,那时都已做古。但作为“中国梦”和核心价值观,每个中国公民都不能放弃:不为今生今日,也为子孙万代。

波兰的历史证明:无论民主思想还是民主政治,都是多源头的,最后归流于现代民主宪政的大潮民主在一个国家的终极实现过程,与该国历史、文化、经济发展特点和国际形势变化的过程互为里表;这一过程的艰难曲折性,并不能终止历史发展的潮流。

欧洲宪政民主的重要源头——波兰

  在近现代民主制演变进程中,波兰有三大源头性实践贡献:

  (一)、15世纪,建立了欧洲第一个贵族共和民主政体,成就了“百年辉煌”:

  波兰历史的“百年辉煌”,以雅盖沃王朝为起点。雅盖沃王朝是波兰女王雅穗维加与立陶宛大公雅盖沃联姻,两个小公国合并成一个国家,这个王朝的最初几位国王都是外来户,为了争取当地贵族阶层的支持,就确立了多数决定的贵族议会制。那时波兰贵族分为大贵族(拥有数千农奴)和小贵族(自耕农就算),占人口的10%--20%,小贵族人数占贵族的95%。但投票权相等。贵族阶层是土地所有者。和农奴拥有者,是国家粮源、兵源、税源的基础,又在议会占绝大多数,在政治上享受着广泛的民主自由权。15世纪,就首先使用波兰文的“共和国”给自己的政体定位。贵族会议的权力高于王权。到后期,更进一步废除王权世袭,实行“协商一致”和“自由选王制”。议会为上下两院,由小贵族组成的下院权力更大。国王由议会选举产出,凡税收、批准法律、动用军队,国王都需经议会批准。这个小王朝到15世纪已成为中欧霸主,一度统治着今白俄罗斯、乌克兰大部、匈牙利、捷克及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等辽阔国土。1514年,奥尔沙之役打败莫斯科大公国,还占领过莫斯科,先后扶植两个伪“沙皇”(类似当年满州国的溥仪);1410年坦宁堡之役打败条顿骑士团,1525年又强迫骑士团归附为受波兰册封的世俗领地普鲁士。

  (二)、宪政突破的开山之作“五三”宪法:17—18世纪的贵族民主又成为波兰亡国的政治内因,以五三宪法为转折,使波兰此后的近现代史反抗外来专制、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和建立近代民主宪政团体的斗争“合二为一”,成为主线。

  17世纪,大贵族兴起,小贵族多数决定制为“协商一致”的“自由否决制”取代。“一票否决”,使任何议案都难以生效。1652—1707年,波兰议会召开过55次,其中48次没有通过一个议案。其结果是:中央政权衰弱,贵族割据,内耗严重。此时,沙俄掘起,1654年,沙俄把德聂伯河东岸、原属波兰的8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吞併;从18世纪末以后的一百多年里沙俄与日尔曼列强四次瓜分波兰。1772年,沙俄在镇压了波兰农民起义后与普鲁士签约瓜分了波兰1/3的领土(211万平方公里)。

  亡国前夕,波兰经过四年议会辩论(史称‘四年议会’),于1791年5月3日通过“五三”宪法,确立了近代民主宪政的原则。在18世纪末“宪政突破”的世界史上有很高地位,与法国《人权宣言》、美国宪法并列三大开山之作。

变法包括:废除外国人担任国王的传统,恢复“多数表决制”、废除“自由否决制”;实行三权分立;废除贵族特权,实行“市民参政权”;废除农奴制,改行“自由农民”制;农民享有各种“受到国家保障的权利”;全体公民是“民族独立自由的捍卫者”,在国家受到侵犯时,任何阶层都可以拥有军队。用宪法形成确立了1573年“ 华沙公约”规定的宗教自由原则。这一原则使波兰成为欧洲很少几个既无异端审判,又没有受到宗教蹂躏的国家(恩格斯评价,在贵族民主的废墟上,波兰要建立“农民民主制”)。但已为时过晚,“五三”宪法通过的次年,即1792年沙俄与普鲁士联手对波兰第二次瓜分,“五三宪法”被废除,波兰议会被解散。1795年,波兰第三次被瓜分,国家不复存在。1919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波兰的三个宗主国(沙俄、奥地利、德国)崩溃,根据《凡尔赛条约》波兰光复。1939年,苏德秘约,波兰第四次被苏德武力侵占、瓜分。

(三)、卢格说:“民主在波兰的失败换来它在欧洲的胜利”。亡国后的波兰民族成为全欧洲自由的传播者。

18世纪末波兰走向亡国,但世界都迈向民主。流亡世界的波兰人,成为“唯一为世界革命而战斗的民族”(马克思)。

1768年波兰抗俄起义领袖普瓦斯基,在北美独立战争中成为美国骑兵司令,波兰革命家贝姆将军在欧洲革命中先后在三个国家领导革命,在五个国家抵抗俄国。1848年匈牙利革命中,同俄国人战斗的最后一个勇士仍然是波兰人贝姆将军(马克思)。

梅洛斯拉夫斯基参加了1830年波兰抗俄大起义,1848年参加了普鲁士三周革命西西里岛意大利民族的起义,1849年,参加德国“维宪起义”,领导巴伐利亚—巴登起义,最后又领导了1863年抗俄起义。

1871年,有600多波兰志愿者成为巴黎公社保卫者,波兰人布罗夫斯基和符卢波列夫斯基,分别统领西线与南线的防御。

波兰人是社会主义运动的积极推动和参加者。德国工人运动的领袖卢森保、共产国际领袖拉狄克、苏联的捷尔任斯基、白俄罗斯共产党总书记博古茨基都是波兰人(拉狄克、博古茨基后被斯大林肃反)。

从“一党专制”和平过渡到“宪政民主”的典范

波兰是前社会主义国家从一党专制向民主宪政、从公有制计划经济向私有制市场经济和平过渡的成功典范。

  波兰一直是东欧市场社会主义理论源头和大本营。20世纪二、三十年代,波兰左派思想界就在世界上提出了“市场社会主义”的设想,旅美波兰经济学家奥斯卡、兰格、卡列茨基等都因从此成名。二战后,兰格和他的学生们、布鲁等一批波兰学者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主张实行模拟市场,有限计划等经济改革政策,“市场社会主义”是哥穆尔卡践行的“社会主义的波兰道路”的指导思想源头。哥穆尔卡是二战时波共总书记,49年被斯大林抓了;1956年波兹南事件后,民选复出执政。哥穆尔卡时期终止了农村集体化。继任的盖莱克开始第二次“波兰特色社会主义”探索,对外开放,向西方举债用于促进国内投资;但福利政策过头,虽老百姓叫好,但财政支持不住。增发货币,又导致物价增高,引发工潮。80年代初,团结工会成气候,政局一直动荡不定,从1980年雅罗谢维奇辞职到1989年,换了七个总理。1989年当局推出一揽子经济改革计划付诸会民公决,被绝大多数票否决。梅穆内尔总理辞职。当局承认团结工会合法,实行自由“选举制”,出了执政党共得零票的大新闻。团结工会胜出执政(1989—1993)。波统一工党(波共)重组为社会民主党,于1993、2001两次竞选胜出。“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吃够了执政苦头的团结工会自行退出执政江湖。波兰至此历经500年,完成了贵族民主——农民民主——无产阶级专政——工会政治民主—— 一般宪政条件下政宪政治的过渡。

转轨前,波兰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按购买力计算约为4000美元,到2001年已达9000美元,到2013年,又增至13432美元;人均月工资从25—38美元,2001年增到400—600美元。2013年PPP(人均购买力)则增至23275美元。私车占有家庭从1/10增至2/3。人均寿命,2012年,男子从66岁增到72岁,妇女从76岁增至81岁。基尼基数只提高0.02,远远低于中国。人类发展指数(是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提出的以预期寿命、教育水准和生活质量三项基础变量为参数的人文发展指数)则高达0.834(2013年,上海为0.901,北京为0.894)。

【本文资料主要参考来源:东欧二十年巨变(金雁)】

(原文2011年6月13日发表于人大七七八八校友论坛,本稿略有修改。)

 

话题:



0

推荐

蔡晓鹏

蔡晓鹏

45篇文章 1次访问 4年前更新

全联农产商会会员,北京金百瑞集团董事长。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