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法治杂谈(一):软规则=侃大山

2011-7-1

我办公的写字楼有28层,共6部电梯。高峰期拥挤不堪。为提高效率,物业想了一个办法,在高峰期实行3部限高层运行(16层—28层),3部限低层运行(15层以下)。措施一是在阶梯区公告新规则,二是在电梯按钮区分别在高层,低层按钮上贴了“禁停”标志。开始三天,秩序井然。第四天,有人试着按了有“禁停”标志的按钮,电梯停了,这一揭密,导致第五天新规则已不再被遵守,一切又回到从前。其实,物业若不是为虚做姿态,而是真心实施新规则,只要在电脑控制程序上做个调整,使其具有强制执行新指令的功能,新规则就不会因个别乘客的试探而引发实际终止的后果。这没有什么技术难度,绝大多数大型高层楼宇都是由电脑程序实施高低层分梯运行的。

我国立法领域的最明显漏洞,就是虚设了很多很多根本不准备真正实施的软规则(多是在公权力侵犯私权力领域),因为根本没有设定实施禁止性的“程序法”;这就跟电梯分层不在电脑程序上设定一样。这一重大缺陷,在宪法中就多处存在。刘少奇“文革”中掉进自己参与挖的坑,最后还想以宪法捍卫自己的权益——尽管他清楚在毛泽东眼里,宪法专为专政别人用的。在法理上,没有程序法保障执行的任何法律条文,都不可能实施,都是欺骗性的侃大山。因此,我们研究宪法规定的公民和其它社会主体权利的真实与假,必须先研究透了相关的程序法(如果有的话)。研究宪法如此,研究其它各类法律、法规更是如此。别把没有规定法定程序保护的“权利”当真,并一定要把规定公民行为规范的约四万条禁止性法规、政策条条吃透,坚决遵守,你才具备“合法公民”的资格。    

这个“秘密”,是我二十年前苦心研读“集体企业条例”后的心得。这个法规定:“党和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不得以任何形式非法侵犯集体企业财产(当时,私人财产还未被列入宪法保护原则)”但什么是“非法”、“合法”?被侵犯一方通过什么法定程序(立案受理主体、处罚条文),达到维权目的?并没有程序法予以规定。民庭说:民法没有规定此类侵权按民事法律纠纷程序受理不能立案;经济厅说:我们只管经济主体的合同纠纷,至于党政机关和工作人员侵犯集体财产的行为,不属于合同纠纷;不能立案。行政厅说:我们只受理对行政决定有异议的案件。也不能立案。公安局说:只管个人刑事犯罪侦查;检察院说:不属职权范围。总之,一旦要落实和权益保护,你突然发现,只要侵犯方是公权力的代表,你连进入司法程序的门都找不着。这个“法”,当年是国务院八十年代未颁发的,不仅对立法、司法部门毫无约束力,对行政部门也没有实际约束力。

    由于根本没有立法实质保护,我当时自筹资金创建的集体企业资产(现值约15亿)就被小小县官们滥用职权公然占有和私分了。在90年代初期,全国70%—80%的民营集体企业都“被整顿”,300多万乡镇民营企业家被冤狱,家破人亡,财产权被无偿“共产”。直至邓小平就芜湖“傻子瓜子”年广久事件表了态,才扭转了这一轮小共产风。但没有退还财产的纠错机制。苍天闭眼,公理何在?至使今日,公权与豪强勾结,串谋公、检、法,公然造假案,谋财害命的冤案,仍在大量经常发生,且难以平反纠错。

    宪法,行政法规如此,刑法、民法这类大法也有诸多程序漏洞。以民事案件再审程序为例,最资深的律师也有五大问题弄不清:

    1.归那级法院管辖?

    2.以什么理由提起?

    3.立案不立案依据标准?

    4.再审期限究竟有没有头?

    5.无人理睬,又如何?

现在民营资产被“小共产”的风险更大了。强烈的不安全感,对党政、公、检、法合谋、夺财害命的恐惧是民营资本群体共有的心态。攀权攀贵,争相行贿的动机首先是源于恐惧;其次才是源于投机。

(原文2011年7月1日,在人大七七八八校友论坛内部发表)

话题:



0

推荐

蔡晓鹏

蔡晓鹏

45篇文章 1次访问 4年前更新

全联农产商会会员,北京金百瑞集团董事长。

文章